文学范文

午夜强婚:冷血冥夫赖上我358,第三百五十八章 玫瑰巫术

午夜强婚:冷血冥夫赖上我358,第三百五十八章 玫瑰巫术

“也许他们要的只是一个国土,领土,而不是什么好听的名头儿。 ”我边说边想,忽然脑里有了一个答案,“楚钺,你说,最有可能做这事的是哪个地方的人?”楚钺闻言挑眉,看着我。

我回望他,头皮一阵发麻,感觉呼之欲出的答案竟因恐惧而说不出口。 “巫瑰部族!”楚钺替我说出了答案。 我点点头,“我只是猜测而已。

”“听你们这么说来,那这事听上去奇怪,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鬼知插话,“我忘了说一点,我以为不重要,但被你们这么怀疑,倒有点参考价值。

”“是什么?”我追问。

“玫瑰。 ”“玫瑰?”我不解,还重复了一遍,“你是说……玫瑰花?”“是的,野玫瑰,开得漫山遍野的。

”鬼知说,“一个人若是想假装另一个人,也许可以因为模仿而处处都很像,甚至连对方的家人亲近的人都察觉不出。 然而,他在四下无人之时,还是免不了有自己的小习惯而改不了。

就比如说这个巫瑰部族,你们的野史上说他们之所以叫巫瑰部族,就是因为他们这个部族最值得骄傲的两样东西,一是巫术,二是野玫瑰。

部族的名字也是因此得名的,对不对?”“是,我在野史上是这么看到的。 ”我说,“而且那些野玫瑰倒并不是因为他们所选的地方好,才会开在他们的领土内。

而是因为他们的巫术和灵力是可以养育和生长野玫瑰的,是以,巫瑰部族的人到哪,哪里就会开满那种特殊的,美丽的野玫瑰,香气袭人。 当然了,那些玫瑰也不白沾光,后来巫瑰部族的人就用那些玫瑰炼制巫术,所以到后来,玫瑰也成了他们生活和修炼里必不可少的一种法器。 ”“这便是了!”楚钺说,“那些玫瑰之所以在亓国境内恣意开放,一定是因为有巫瑰部族的人在。 ”“可是,你说巫瑰部族的人为什么要侵占亓国呢?”我疑惑不解,“他们不是一直很怕强大的亓国会起伏他们么?而且还有水源的问题,束缚着他们……啊,难道是因为小师?”“小师和那个神官的孩子现在即便活着,也已年纪老迈。 ”楚钺说,“而且,你说的故事,是还不到一百年前发生的,而且在野史的记载中,亓国仍旧是亓国,巫瑰部族仍旧是巫瑰部族,并没有因为可怕的阴谋而成为一个国的领土。

只不过,这都是故事里的事,而且是编造的故事……”“不!”我打断楚钺,相信此刻自己的神情十分慌张,“楚钺,不,楚钺,我相信!我相信小师的故事不是编造的,它一定发生过,且在巫瑰部族人的记忆中长久存留,口耳相传,一定被很多人记得,因为小师的牺牲,巫瑰部族再也不怕亓国了,他们有水源了。 它一定发生过,一定有小师这个人,也有亓国神官,就像里的神官鬼月一样。

他们一定都在这世上活过,且发生了凄惨的爱情故事,只是……”“只是已经侵占了亓国人的巫瑰部族人,或许将几百年前发生的故事,当作野史,安在了一百年前的故事里。 ”楚钺边轻拍着我的背,边替我说出了我心中的想法,“雏儿,你怎么这么紧张?”“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无法接受这个我心目中凄惨的爱情故事是假的吧?“好了,楚钺,我没事儿。 其实说起来,若我们的猜测的是对的,那你或许可以找到巫瑰部族的人,向他们复仇了。

当年侵略你们的楚国的,应该是他们……你还记得当年兵临城下的那些部队,有关什么特征没有?”楚钺摇头,“复仇,这是我该做的,但我现在并没有这个心思。

甚至在雪洞的这几百年,我早已不当自己是楚国太子了。 冷钺和马钺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才会采取这么极端的方式,把我带回去。 ”“那你现在呢?还不想么?”我看着他。

楚钺挑眉,眉目间有一丝挣扎,“至少也要把西月送回去啊。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走一趟亓国了。

”我朝他笑道,“找到了真正的答案,你也才对自己的百姓有交待,不是吗?”“对。 ”楚钺点点头,像是找到了同盟了,“待这血月过去了,我们一早就出发。

”“嗯。 ”我心中不禁感慨,原本以为的轻而易举,原来错综复杂,而原本以为艰难险阻,如今却柳暗花明。 尽管前去亓国也是凶险万分,但能见到师傅和其实同伴的喜悦,和终于不用再孤独流浪,和面对许多未知的痛苦比起来,还是让我十分共2页,现第1页。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范文_文学网www.hx55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