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br“还我孩子!还我孩子!”/br/br殷柔反应过来,顿时哭喊着冲上来,要抱走孩子。 ../br/br洛清歌微微移步,殷柔扑了个空,踉跄着差点摔倒。 /br/br“你这个坏女人1”/br/br殷柔赶快稳住身形,疯了似的继续冲着洛清歌扑过去,嘴里狠狠地骂着:“你这个坏女人,你还我孩子!”/br/br“殷柔。 ”/br/br洛清歌冷嗤了一声,“你配做母亲吗?你不过是把孩子当成你求生的砝码罢了!你何曾有过怜惜的心!”/br/br殷柔听着洛清歌骂她,顿时怔了一下,然而她只微微怔忡了片刻,便又扑了过来。 /br/br“我的孩子,我想怎么对待是我的事,与你无关!”/br/br这个女人,总是坏她的事,当真可恨!/br/br殷柔真想撕了眼前这个女人!/br/br可是她连人家衣角都碰不到!/br/br“殷柔,你其实根本没有为孩子着想,你想的只是你自己能够活命!”/br/br洛清歌冷笑了一声,“你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做母亲!”/br/br她冷嗤了一声,转身要走。 /br/br这时候,殷柔眼里闪过冷光,猛地撞向了洛清歌的后背。

/br/br既然这个女人屡次坏事,她就跟这个女人同归于尽!/br/br反正她也活不成了,不如拉个垫背的。

/br/br然而,那洛清歌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眼见着自己就要撞上洛清歌了,洛清歌只微微移动了下脚步,她便趴在了地上。

/br/br殷柔被摔得结结实实的,一张脸痛得扭曲,哀嚎不已。

/br/br“该死的女人!我就算下到地狱,也绝不放过你!”/br/br殷柔一双眼睛仿佛染上了血红之色,不甘地叫着。 /br/br洛清歌咬了咬牙,“分明是你这个女人不识好歹,背后袭击,还反咬一口。 ”/br/br她嗤笑了一声,垂眸不屑地瞧着殷柔,“你当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当真以为我好骗吗?你的小动作,我不是没看到,我是不想计较!”/br/br洛清歌半勾起唇角,冷冷地嘲笑着。

/br/br殷柔听着她话里有话,心里不禁惊惧,顿时没了声音。

/br/br“我以为,你只是想保住孩子的命,却不想,你想保住的不是这孩子,而是你自己!”/br/br洛清歌冷冷一笑,,“你为了保命,甚至可以不在乎孩子,你配做人吗?配做母亲吗?”/br/br殷柔一双眼睛划过阴鸷之色,冷冷地瞪着洛清歌,牙关紧咬。 /br/br“你你说什么?”/br/br殷柔心口剧烈地起伏,声音带着微微的颤动,无比心虚地问。 /br/br洛清歌冷嗤了一声,垂眸瞧着自己怀里的孩子,勾唇幽幽地说道:“这根本就不是皇上的孩子!”/br/br“什么?”/br/br洛清歌此言一出,太后顿时不解地望向了她,“丫头,你说的可是真的?”/br/br“胡说!她在胡说!”/br/br殷柔的心仿佛都要跳出来了,她用近乎夸张的动作,掩盖她的紧张和忐忑。 /br/br“太后,您别听她胡说!刚刚您也看到了,这孩子就是皇上的孩子,他们的血都融合到一起了!这不会有假!”/br/br殷柔喉咙吞咽了一下,扯着嗓子,大声地辩驳。

/br/br“呵呵!”/br/br洛清歌冷笑了两声,“不会有假?你怎么知道不会有假?不会有假,你为何能把一个和皇上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变成皇上的孩子?”/br/br她垂眸瞧着殷柔,冷冷地笑。

/br/br殷柔心里倒抽了一口凉气,难以置信地瞧着洛清歌,暗暗惊惧。

/br/br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女人都知道了?/br/br她做的那么隐秘,这女人怎么可能知道呢?/br/br殷柔微眯起眼眸,心虚地望着洛清歌。

/br/br“丫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br/br太后拧紧了眉头,声音冷厉地问道。 /br/br“母后”/br/br洛清歌瞧着殷柔,淡淡冷嗤,“这其实很简单。 若重新验一次,必定能验出来,这孩子不是皇兄的。 至于我为什么如此肯定,那就要问问殷柔了。 ”/br/br她瞧着殷柔,淡淡冷笑着,语调不急不缓地说:“起初,我并不想揭穿这件事,我想若是能保这孩子一条命,顺水推舟就好了。 这孩子太可怜了。

可是看到殷柔这样为人母,我简直不能容忍!她想利用孩子达到活命的目的,却对孩子不管不顾的,她算什么母亲?所以,我必定要揭穿她,不让她得逞!”/br/br太后十分赞同,不住地点头。 /br/br她的一双眼眸落在殷柔的脸上,扬起冷漠的神色。

/br/br这个女人,果然不能留!/br/br“丫头,这孩子果真不是皇帝的吗?”/br/br太后气得心慌慌的,声音也有些微微的抖动。

/br/br“母后,这一点毋庸置疑。 ”/br/br洛清歌十分肯定地回答。 /br/br她的眼眸看着殷柔,淡淡轻嗤,“我猜,她一定是用了明矾水,所以两滴血才那么容易相融。 ”/br/br这句话一出口,殷柔顿时瞪大了眼睛。 /br/br这女人是怎么知道的呢?/br/br她她也太惊人了。 /br/br“殷柔,我说的对不对?”/br/br洛清歌淡淡轻笑,胸有成竹地问道。

/br/br“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br/br殷柔眼眸闪烁,微微低垂,心虚地躲避着洛清歌的注视。 /br/br“不知道吗?”/br/br洛清歌轻笑了一声,“不知道好办啊,明矾这东西你肯定不会随身携带,必定是你找人要来的,一问便知。

”/br/br殷柔顿时愕然地张大了嘴,半天没言语。

/br/br“狱头,你去查一下,殷柔最近都和什么人接触过?有没有要过明矾水?”/br/br洛清歌回头问道。 /br/br“是!”/br/br狱头答应一声,很快离开了。 /br/br殷柔此时,心跳的厉害,她紧张地吞咽着喉咙,感觉死期就要到了。

/br/br若是追查下去,她的事早晚露馅。

/br/br果然,没过一刻钟的时候,狱头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狱卒。 /br/br“你说说吧。 ”/br/br这时候,狱头说道。

/br/br那狱卒顿时跪在了地上,一副慌里慌张的模样。 /br/br他断断续续地说道:“回太后,这柔妃哦不,是犯妇的确曾管小的要过明矾水,她说是因为狱中潮湿,又有虫,所以管小的要了明矾水,说是杀虫爆湿之用,小的本不想给她,可是她说她怀的是龙种,早晚会出狱,他日出狱必定提拔小的,小的不知道内情,便稀里糊涂的给她找了,没想到”/br/br那狱卒紧张地吞咽着,脸上冷汗涔涔,早知道这女人怀的不是龙种,他怎么可能助纣为虐、欺瞒皇上呢?/br/br/br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范文_文学网www.hx55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