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第九十章 礼宜先行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第九十章 礼宜先行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沈师爷负手站着,一旁书吏忙是向他见礼。

沈师爷点点头问道:“你们房新来的林帖书呢?我找他。

”“哪里敢劳沈师爷亲自来。 林帖书,沈师爷有请!”典使催促道。

大伯忙走了出来,沈师爷见了大伯的样子,皱眉道:“怎么搞得这个样子?”典使赔笑道:“我派他去坊里征召壮丁,被刁民给扔东西了。 ”沈师爷旁的张师爷突咳了一声。

沈师爷回过头看张师爷,眼尖瞧见了一旁在茶水房收拾东西的林延潮,心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老夫我真是鸿运当头啊!沈师爷当下上前扶起了大伯,一派宽和长者的样子道:“让你受委屈了,太辛苦了啊。 来兵房做事,有什么任何不习惯的,就尽管和老夫说啊。 ”随即沈师爷又板起脸道:“于典使,你是怎么回事的?吏员下乡办事,怎么不派衙役陪同去?衙门里的人手什么时候缺到这个地步了?”于典使也是一愣,心想这沈师爷一贯和颜悦色,如生意人般讲得是和气生财,这会怎么发起火来了。 于典使在兵房二十多年,是个有眼力价的人,他看沈师爷后跟着人,心道莫非是摆个样子给别人看的。 当下于典使也就服软道:“沈师爷,说的是,是我疏忽了。

”沈师爷当下点点头道:“你们要记得,县尊老爷对兵房很是看重,特别派了得力之人,来兵房办事,尔等要好好体会县尊老爷之意,不可轻乎。

”说着沈师爷拍了拍大伯的肩膀,于典使和兵房里的帖书都是反应过来了,哦,要不要说得这么明显,你这不是指林贴书的背景是县尊啊。 沈师爷这么说,大伯有些受宠若惊,心道这是怎么回事,延潮的交情不会这么大吧,这一疏通,难道还疏通了县太爷?典使久历官场,趋炎附势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何况他对林克一贯还是不错的。 当下于典使道:“沈师爷说的是,我考虑不周了,林贴书,你这也受了伤,就暂时歇着,我再派两人去,这会带上捕快衙役,看看哪个刁民不从就枷谁。 好了,看什么看,都散了吧!”兵房里的帖书当下见了这新来的林贴书也是有这么大能量后,当下都是告退,心底盘算着日后怎么与他搞好关系。

沈师爷满意的点点头,转过身突然‘惊奇’地道:“这不是小友吗?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延潮在一旁早是看沈师爷演了一套戏,只是他的演技着实不过关,眼中那隐隐压抑的喜色没有掠过。 林延潮心道,我勒个去,刚才那一套,这是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啊。 林延潮拱了拱手道:“沈师爷有礼了?”沈师爷关心道:“遇了倭寇,来城里投奔你大伯了?唉,既然来了,就住下吧。 ”“嗯,还无处安身吧,也好,这年头兵灾人祸,谁都不容易,县衙里的寅宾馆还空着,你们就先住到那去吧。 ”“寅宾馆?这不好吧,这可是官舍啊。

”“寅宾馆本来就是住官人家眷,小友你是我的朋友,你大伯也是县衙里的人,怎么说都住的了。

于典使派两个人,送他们去馆里安顿。 ”于典使一愣,心道这又是唱得哪一出啊?“沈师爷,咳咳,大家都是明白人。

你不会又要我帮什么事吧?”林延潮低声道。

沈师爷当下笑呵呵地道:“哪里话,我和县尊都现在还欠着小友你的情呢,这不算什么,不过眼下确实有件棘手之事,给你引荐一下,这位是府台大人身份的张师爷。

”张师爷走上前拱手道:“这位是?”沈师爷厚着脸皮道:“这位就是我和你说神童。

”“不敢当,沈师爷,这高帽子,可不要给我乱戴啊!”张师爷笑起道:“哈哈,我与沈兄相交多年,素知他不是随便乱夸人的,你当初那断案之事,我与几位朋友聊起来,对你都很是赞赏啊!眼下府尊有件事要劳烦你。 ”陈知府?那个胖胖的知府?林延潮想了下道:“两位师爷,我当初也不过是凭运气,误打误撞才办妥几件事的。 没料到府台大人这么看得起在下,我岂有道理推脱,只是怕办砸了,辜负了府台大人的信任才是。 ”见林延潮这么稳重,张师爷欣赏道:“无妨,办成办不成,府台大人都很愿意见一见你!”接着张师爷就叫了三顶轿子,从侯官县衙一路往府台县衙去了,林延潮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作这种轿子呢。 王安石曾反对道,自古王公虽不道,未尝敢以人代畜也。

但林延潮现在……,唉,管他呢。

府台衙门,紧挨着布政司衙门,府台门外,还有总捕,清军海防,理刑等衙门,都是直属于府的。 两位师爷与林延潮,下了轿子直入府里的和衷堂,在这里林延潮拜见到了本府知府陈楠。 这不是又见了市长了。 陈楠上一次在书院见过一次,虽是穿了官府,但也没感觉多威严。

但眼下经了府衙,见了排场,这位府台大人的派头就显了出来。 陈知府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两位师爷都是只能站在一边旁听,左右的人都是远远避开,堂上没有任何闲杂之人。

林延潮还不是秀才,见了知府还得跪下行礼,但陈楠摆了摆手道:“免了,你叫林延潮是吧,本府召你来,是想欠你一个人情。

”林延潮赶忙道:“府尊有什么差遣,直吩咐晚生就是,晚生不敢讨要什么。

”陈楠笑着道:“好,聪明,目光长远,不急功近利,本府最喜欢和你这样的后生打交道。

至于什么事,师爷来前与说过了吗?”“还未,得知府台大人相召,来得匆忙。 ”陈知府想起那件事,顿时脸一沉,张师爷就主动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林延潮也明白了,他看看陈知府,心知这场官司兵备道兵宪和镇守总兵的文武之争,而咱们的知府大人想要置身事外。

听着林延潮心底隐隐也是愤怒。

俞大猷就是福建的定海神针,眼下倭寇都打到城下来了,这般文官居然还抓住不放,追究俞大猷的责任,非要将人斗倒了,让倭寇打进城来烧杀抢掠才甘心吗。 难怪百姓们各个都骂狗官,确实是狗官。 明朝文武倾轧,他早有耳闻,带兵的将领,在文官眼底贱如狗,美其名曰,以文驭武,明史上不乏文官监军斩杀武将之事。

林延潮心头怒起,一个国家如果不尊重,在战场上流血牺牲的军人,那么距灭亡也就不远了。 一股躁动在林延潮心底浮起,他虽是二世为人,又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心底仍有读书人那股未被现实打磨的二杆子气。

我一介书生纵是上阵杀敌不行,但却可以为咱大明保下一柱石之臣,我想为百姓社稷尽点力。 他胸中波浪滔天,但面上却静似平湖道:“府台大人,敢问当时万寿诞,祝延圣寿万安时,府台大人是否看见了俞大帅失仪呢?”陈楠道:“祝寿时文官在前武官在后,我虽未亲眼看到,但也听了同僚所言,俞大帅确实失仪了,武人嘛,难怪粗犷了一些,不知礼也无妨,但偏偏是在万寿诞上,你若是要为俞大帅,辩白无罪,我看还是算了,本府也不会这么做。 ”陈楠以为自己这么说,林延潮会不高兴,哪知他的脸上露出了笑意,淡淡地道:“既是如此,反而是好办了。

”张师爷上前关切地问道:“小友可是想出办法?”林延潮点点头,三人脸上都是露出喜色,陈楠道:“快,拿笔墨来。 ”林延潮当下挥笔提就只有八个字道:“礼宜先行,不遑后顾。

”三名大眼瞪小眼看了一遍,陈楠如同捧着圣旨将纸张捧起来叹道:“妙!”陈知府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能不能脱身。 沈师爷也是反应过来笑着道:“文武百官为天子祝祷圣寿时前行,不可左右后顾,若见到了背后之事,说明自己也已失仪了。

”张师爷也是捏须道:“对,若是东翁将此事写成详文上禀,就是李兵宪见了也不敢说什么,他若再坚持,就说明他失仪后顾了,他也不会拿此事再作追究,而是轻轻放过。

这不仅保了东翁,其实也是保了俞大帅啊。 ”“何况,简直是一举三得,不仅保全了府台大人的名声,还令俞大帅得以起复,令按察司也没办法计较我们什么!这八个字真是一字百金!恭喜东翁,贺喜东翁。

”张师爷向陈楠贺道。

陈楠也是满脸喜色,畅快大笑,多日来堆积在心头的大石竟是被一言就这么轻易解开了。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范文_文学网www.hx55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