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闲聊中医——脉诊杂谈

闲聊中医——脉诊杂谈

  在我们这里看中医时,多数病人一言不发,伸出手来让你把脉(考大夫),如果你说到ta心里去了,那么ta就认可你——吃药。 如果你开口问ta哪里不舒服,多数病人会不相信你,认为那是西医的看病方法,中医看病必须是,大夫告诉我哪儿不舒服,大夫说不对,那就是技术不行,拒不吃药。

很多年轻的中医都会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告诉你个方法,用脉象对应的病机说症状,语速要稍快一点,同时夹杂着病机术语,边说边观察病人的眼神,从中判断那一条说到ta的心里去了,能做到这一点,恭喜你,“忽悠”成功,开药,收钱。   不知道别的大夫是怎么做的,反正我刚开始就是这么做的。

而且随着经验的增加,“忽悠的能力也越来越强,病人想不中套都难。 (下面那段说的可不是我)  复诊,病人又来了:大夫,吃了药没啥效果。 喔。 。

。

。 。

。 没效果不是早跟你说了吗,你的病太久,吃中药得慢慢来,哪能一吃就有效果,继续吃药吧。 三诊.....四诊......,怎么还不好,看起来得给你推荐一高手,到ta哪儿去吧......。

遇见好说话的病人还能搪塞过去,若是遇一不好说话的主,打起来了。 没辙了,换一地方再忽悠吧。 以上是已经有把年纪的某些大夫,年轻点儿的大夫,复诊病人就不来了。   怎么避免复诊问题的发生呢,还得是下功夫解决好脉诊与用药统一的问题。

据我所知,自从晋朝有位叫王淑和的写了本《脉经》开始,两者便开始脱节了,再往下脉诊几乎沦为哗众取宠的工具,公认的经典著作《伤寒论》尚且四诊合参,我辈岂能出其右?!  在临床中,不问诊,仅凭舌脉象所反映出的病机处方用药,患者认可的几率也在七八成,然而,面对重症患者,脉象可凭的几率在下降,特别是在“决生死”的关头,两天内诊出“十绝脉”的几率较低——在现代医学发达的今天(各种西药和仪器的使用)。   这些年不断总结出了一些对应脉象的草药,但实际操作时,又不能受其束缚,,必须结合问诊,否则便陷入了机械论,成了死板的东西。

举一例,治疗一间发性狂躁症患者,近二十年病史,多方医治无效,接诊时,只是习惯性的问了问“寒热”,得知其每于发作前有寒热往来的症状,遂弃脉从证,两剂小柴胡汤后,至今未再发作。 治愈这个病其实没什么高明之处,只是得益于习惯性的问诊而已。   如果单纯从忽悠病人的角度出发,不如再结合手诊,忽悠的成功率会更高。 在这里,我想劝告看中医的朋友,不要被脉诊忽悠了,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告诉医生。

中医大夫的高低不是仅从脉诊中看出来的。 我有一道友,研习伤寒多年,看病从来不诊脉,仅凭问诊就可以治病,成功率也很高,是一经方派。 我想这样的中医岂不更好,可以通过网络为更多的人治病,在这一点上,我自愧不如。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范文_文学网www.hx55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