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裴老爷子被苏瑾年磨得无奈的说。

苏瑾年哪里肯依他这么含糊不明的答案,继续说:“爷爷,你还考虑什么呢,大家都是一家人,斗来斗去的没意思,和平相处不好吗?爷爷,你就答应我吧。 ”裴老爷子在心底冷哼了一声,是他想斗吗?由始至终,都是慕洛琛护着叶简汐,他才会想着去对付他的。 当然这话,他不会跟苏瑾年说,现在她对他还有用。

“瑾年,你别为难我这个老头子,我倒是想和好,可是就怕洛琛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这样,你要是相信爷爷,就说服他,让他跟你一起到裴家来和好,他真的来了,我绝不为难他,这样总可以了吧?”裴老爷子说道。 苏瑾年犹豫了下,说:“那好,爷爷,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你可不许反悔。

”“决不反悔。 ”裴老爷子笑着说。

“谢谢爷爷。 ”裴老爷子说了声不客气,便挂断了电话。

背着手站在书桌前,琢磨了好一会儿,裴老爷子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对,自己刚害了慕洛琛爷爷,他怎么可能那么快就示好?慕家虽说失去了慕老爷子,但也没衰弱到一点抵抗力也没有。 对,以慕洛琛的性子,他也绝不可能那么轻易地放过害他爷爷的人。

他忽然让瑾年这么说,一定是在耍诈。 裴老爷子这么想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想骗他可没那么容易。

拿起电话,裴老爷子拨打了一通电话,对着电话那边说:“明天,进一步实施计划。

”他要把慕家一步步的逼到绝路,到那个时候,慕洛琛再求饶,他就相信他是真的在求饶!想到慕洛琛跪在地上求饶的样子,裴老爷子冷笑了一声。

“根据本台最新报道,慕氏集团股票大跌,很多人大量抛售股票,现慕氏集团的股票两天内已跌破十个百分点……”“本台刚得到消息,慕氏集团股票再次出现大跌,慕氏集团连续大跌,专家分析这次大跌,可能和近期出台的政策有关,如果政策不转变,慕氏集团的股票有可能进一步跌下去……”新闻报道的声音源源不断的传出来,慕洛琛面无表情的关了电视,然后起身往外走。

门口黎曼见到他出来,忙跟了上去:“总裁,目前我们公司的股票,被一个幕后黑手收购,已经有百分之七的股份,在那个人手上。 ”而现在,那个人依旧在收购。

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只怕那个人联合公司其他古董,可以和慕洛琛势均力敌,甚至将慕洛琛赶出慕氏集团。 慕洛琛听到黎曼的话,冷声道:“我知道了。 ”黎曼等着他说对策,可直到抵达公司楼下,慕洛琛都没其他的话。

黎曼有些傻眼。

慕洛琛出了电梯,回眸看着愣愣的黎曼,问:“还有其他事情?”“没有。 ”黎曼摇了摇头。

慕洛琛没闻言,继续大步的往前走。

慕氏集团外面很多记者和小股民围堵在慕氏集团的门口,见到他出来,立刻涌上前,大声的朝着他说话。 公司的保安上前,护着慕洛琛往车的方向走。 等上了车,开出慕氏集团,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慕洛琛冷声吩咐司机:“回家。 ”他已经连续四天没回家了,今天是老爷子的头七,他必须回去。 车子缓缓地向慕家老宅驶去,到了慕家院子里,车子稳稳当当的停下,慕洛琛下了车,管家走到他跟前,汇报家里的情况。 慕洛琛听他说完,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但依旧没说话。 待到前厅,管家停住了说话。

慕家所有人在慕洛琛进来的那一刻,将目光聚集在了他身上。 章子芩双眸红通通的看着她,咬着牙说:“你还知道回来?你爷爷尸骨未寒,你爸爸还在监狱里,公司股票大跌,你都去干什么了?”“我今天不想吵闹,只是回来看爷爷的。 ”慕洛琛走到冯梓云跟前,说:“二婶,爷爷几点下葬?”冯梓云回答:“十二点。

”慕洛琛淡声说,“现在十一点了,开始吧。 ”冯梓云心里微微有些不痛快,如今的慕洛琛今时不同往日,他怎么能用命令的语气跟她说话?可心里不痛快归不痛快,她还是念着慕洛琛帮过她的份儿上,听从他的话去做事。

冯梓云去叫工人进来,抬老爷子的棺材。 慕洛琛静静的望着老爷子的棺材不说话。

章子芩在他身边,在被他呛声后,安静了一会儿,但很快又忍不住说:“洛琛,你到底要不要救你爸爸?你在这个世上只有他一个亲生父亲,你之前因为叶简汐,把你妹妹偷偷摸摸送到澳洲我可以既往不咎,现在你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吗?”“裴锦德那么心狠手辣,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都进去一周了,肯定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章子芩不停地说话。 慕洛琛眉头皱的越来越紧,眼底的不耐也越发的浓重。

章子芩说了好一会儿,见他不肯答应自己,心一狠说:“阿琛,你若是真的狠心至此,我就去找裴锦德,把我手里的股份卖给他,换你爸爸出来……”章子芩话音一落,慕洛琛骤然扭头看向她,目光如剑,直直的刺入章子芩的眼底:“你要是敢动奶奶留给你的股份,我绝饶不了你。 ”他说话的声音平静,可却透着深深的寒意。

章子芩被吓得连哭都忘了哭,怔怔的看着他。

慕洛琛盯着他好一会儿,对一旁的管家说:“大太太不舒服,把她扶到后院休息,葬礼也不用参加了。 ”大太太三个字,让章子芩更愣了,她忽然发现,洛琛从她说出那句话之后,就没再称呼她……妈。

这是她的儿子吗?为了利益,父亲可以不管,连自己的母亲也不认。 章子芩感到心寒。

管家听慕洛琛的话,让两个佣人,把章子芩带往后院。

佣人靠上前,章子芩才回过神来,看着慕洛琛的侧面,她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范文_文学网www.hx55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