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清清池 穿越七零有空间

清清池 穿越七零有空间

听到木小草这么说,木秀不由心里哀叹了一声,天那,原来还要再等一两年......她空间的一些小家电,没有电怎么用啊!“那东西弄起来肯定很不好弄,要是等两年能给咱们用上电,那也成。

”周水莲倒是不以为然,反正这么几十年都这么过来了,也不在乎两年的日子了。 这已经十一月了,随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冷,木秀闭目养神,心里却是思绪万千,看来,要赶紧去趟县城了,不然,等回头下雪了,再出门就难了。 进入十一月后,天黑的越来越早了,木水和陈旭辉天一黑,就早早的回来了,只是他们俩人才刚进屋没多久,外面就又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木小草有些警惕的朝着门口喊了一声。 “善人行行好吧,行行好吧。 ”门外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木小草扭头看了一看大家,陈旭辉走了过去,将门先是开了一条缝,随后,就一把把门打开了,大家齐齐都看向外边,不由都愣住了。 只见一位头发花白胡子拉碴的老头,搀扶着一个同样头发花白的老妇人站在门外,老妇人手中拿着拐杖,老头手中拿着碗,俩人都是眼窝深陷,皮肤干裂,骨瘦如柴,衣服破破烂烂的一层一层挂在身上,样貌看起来都像是六十多岁左右的样子。 “大善人,给口饭吃吧,我们两个两天都没吃一点儿东西了。

”老头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快进来吧,进来吃。 ”周水莲看到两位老人,心中猛然一痛,刚才打开门的瞬间,她差点以为看到早已经过世的爷爷奶奶。

“秀,去下两碗热面条端过来,放点儿肉,放两...放四个鸡蛋!”周水莲又对木秀嘱咐道。

“好的。

”木秀转身就进了厨房,周水莲的行为,木秀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她对上了岁数的老年人,都心存一丝怜悯,上一世因为她是孤儿,也多亏了山里那些老人们心善,帮助她,东一口西一口的,她才能长大成人。 老头和老妇人这一路讨饭走来,还没遇到过让他们进屋的人,一时间不由有些手足无措。

“大善人,我们身上脏,就不进去弄脏你们的地方儿,给点儿吃的,我们就走。 ”老头磕磕巴巴的说道。

“没事,进来吧,都是农村人,没那样多讲究。 ”周水莲热情的说道。 老妇人一个腿软,老头没扶好,眼见着就要摔倒,木水眼疾手快的上前一把抓住老妇人。

“大爷,你看大娘都虚弱成这样了,进去吧。 ”木水扶着老妇人就向屋内走去。 老头嘴里说着感谢的话,跟在木水身后,眼睛一直盯着老妇人,眼中的关切之情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 进了堂屋,木水先将老妇人安置在座椅上,老头进去之后,看了看椅子,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直接站在老妇人身边。 “大爷,你坐吧。

”周水莲让道。

“没事,我看看老婆子。

”周水莲暗暗叹了一声,对着木小草说道:“去把外面那竹板凳搬两个进来。

”木小草点了点头,出去搬了两个板凳进来,老头看到板凳,这才爽利的坐了下来。 “面好了。 ”木秀端着锅进来的,还有两个碗和筷子。 “盛这里盛这里。 ”老头从斜挎包里摸出来两个碗,递给了木秀,木秀没有接,只是瞄了一眼,那两个碗,碗口破的都是豁口,不过碗里倒是擦拭的干干净净的。 “大爷,你要这样的话,就别吃了。

”周水莲不由板下脸。

老头还是第一次遇到不嫌弃他们脏的人家,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而老夫人嘴也是哆哆嗦嗦,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快吃吧,一会儿就凉了。 ”木秀盛好饭,先递给了老头一碗,接着又递给了老妇人一碗。 俩人许是饿的时间久了,端起碗就开始吃了起来,木秀做的是稀面条,好消化,俩人两天没吃饭了,不宜吃的太多,面条里面放的是给木小花做的肉松,鸡蛋木秀打的散散的,鸡蛋花看起来碗里满满的都是。 老头狼吞虎咽的很快就吃完了一碗,他看了眼锅里,舔了舔嘴唇,伸手去拿起了锅勺。 “大爷,再吃这一碗,就不能吃了。

”木秀接过碗,给他又盛了一碗。

“那......我不吃了,这碗给老婆子吃吧。 ”老人将手中这碗递给了老妇人,接过她的空碗。 “大爷,你误会了,你们好几天没吃饭了,一次不能吃太多,不然肚子会不舒服的。

”木秀看老人误会了她的意思,不由苦笑不得的解释道。 “唉,我们这把岁数了,谁知道吃了上顿还有下顿没,吃饱了随时也好上路。 ”老头笑着说道,只是眼睛里却多了一丝泪光。

木秀又将空碗盛好,递给了老头,老头抹了一把脸,埋头吃了起来。 周水莲心中又不舒服了,她的父母不疼爱她,但是爷爷奶奶对她却是极好,有什么好吃的都给她留着。 只是父母也并不待见爷爷奶奶,最后赶他们住在门口的草棚里,爷爷奶奶在一个很冷的冬天,双双离世,从此,就再也没有人关爱过周水莲了。

眼前这两位老人,花白的头发,以及小心翼翼的模样,真是像极了她的爷爷奶奶。

“你们都一把岁数了,现在光景也好,怎么就出来讨饭了。 ”周水莲忍不住问道。 “老家去年发大水,房子和地全淹了,乡亲们都出来逃荒,只是,我们和女婿走散了,一路就走到了这里。

”老头回答道。 “只有一个女婿吗?”周水莲追问道。 “本来是有一儿一女,小儿子当兵去了,一走就是十年,没有任何音讯,大家都说他肯定不在人世了,大女儿没有公婆,把我们接过去一起生活,谁料到两年前得了急病死了,女婿不到一年就又找了个。

”老头唏嘘的说着。 世上最悲痛的事情,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对老夫妇,经历了两次,也真是可怜。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范文_文学网www.hx55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