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浣溪沙·闺情拼音版翻译赏析原文

浣溪沙·闺情拼音版翻译赏析原文

浣溪沙·闺情创作布景  的词作概略可分为两个时期——前期及后期,即北宋之末与南宋之初两阶段。 前者以闲情逸趣,儿女情长为主。 后者则默示出怀家,愁绪难解的。 作者早期优裕,作品说话活跃自然,格调欢乐俊。

浣溪沙·闺情鉴赏一  此词当是易安早期作品。 写一位风味秀的与心上人幽会,又写信相约其再会的情形。

人物的描述采取对比、陪衬、侧面描述的体例。 说话活跃自然,格调欢乐俊。   的词作概略可分为两个时期——前期和后期,即北宋之末与南宋之初两个阶段。

前者觉得主,后者则多默示出消极失望的情感来。 但这首词与这两种气势都显然分歧,应该属于词人最早一批描述纯真的词作。

那时的词人尚处在年数,对美好的恋爱布满,落到笔端,也丰富地显现了女性细腻的心思。

  起笔便带出了分歧泛泛的女性之美。

“绣面芙蓉”与下面的“斜飞宝鸭”对举,应也指装饰物。 那时的多有向脸上贴绣画的习惯,其内容以花鸟为多,此处即是说面上绘有芙蓉。

芙蓉一笑而开,变静为动,看似很是无理,实则更显有情。 原本芙蓉帖饰是静止的,但因为少女一笑,红颜晕开,落到人眼里仿佛连芙蓉花也迎风而绽,倍添精神。

这种打破因果鸿沟、蓄意背理的手法,在王唯诗里最有显现,如“坐看青苔色,欲上人衣来”(《》)、“”(《》)等。 成长到李清照手里,添上一层女性的斑斓,就更多了一种似真实幻、难以言说的美好意境。

再则,“秀面”“芙蓉”“笑”“开”两两相对,又暗含例如意味,借芙蓉之开极有力地陪衬出了少女之笑。

另外“开”之一字,既指芙蓉花开,少女颜开,又可暗指少女的情窦初开,为全词统帅。   “斜飞宝鸭衬喷香腮”,承接上句,继续写少女的美貌。

她又贴花饰,又戴宝鸭,正是一个着意妆扮的初恋少女。

“眼波才动被人猜。

”少女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在想甚么呢?显然是心上人。 她偷偷喜欢上了一小我,可能有时想起,越想越兴奋,神色不合毛病,被人寄望到了。

于是她心里打起鼓来:“不会被他人发现了吧?他会怎么想?天啦,多羞人呀!”这种手法也见于唐诗,《》中就有“遥被人知半日羞”。 其实,他人也许并没有寄望到她的异常,更不成能知道她心中所想,不外在她看来,这却很可能,特殊是很难为情,这种疑心更给少女添了一分无邪羞怯,也更显活跃。

  “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把上下两阙的因果跟尾和少女此时的展示了出来。

前半句自然是承接上文,其中“一面”二字虽作定语,但联系关系词的意味还保存着,给人以一种“虽然一面……,可是半笺……”的感受,这不能不说又是女性思惟之巧。

后半句甚么意思呢?笺即是,显然是久不碰头,才以手札转达爱意,娇恨自然也就是少女的一种小情素,小抱怨(大师晓得……)。

连起来是说,虽然我这么喜欢你,但你总也不来看我,只好以书寄怀。

信上写的是甚么呢?“月移花影约重来”。 明月上移,花影摇动,到那时我们来幽会吧!花前,正是少男少女相会的宝地,女主人公此语默示了其对未来的等候。

  综合全词来看,词人超卓地阐扬了女性思惟的利益,在空气、对比、画面以及细节的捕获上,都默示出了超卓的天分。 词中的女主人公,因为身处青春恋爱之中,情感难免波动,其性格也颇富转变。 她倩然一笑,美丽活跃;眼波流转,细腻羞怯;谛视花月,苦苦思恋;写信,大胆。 这些看似矛盾,实则反应了青春少女芳心初动时复杂的心理。

在封建家长制的布景下,女主人公的追求是大胆的,也是美好的。

这正寄寓了词人对美好恋爱的神驰与追求。 浣溪沙·闺情鉴赏二  这首言情小调经过进程对一个的情态的几个侧面摹写,不但活跃地勾画出她美丽悦耳的概况,而且也揭露出人物大胆无邪的性格,以及蕴藏在心底的细腻幽深的豪情。

  上片三句中前两句“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喷香腮”,是一副似对非对的偶句。 “绣面芙蓉”形容这个女子姣好的脸蛋犹如出水,光艳明丽;“斜飞宝鸭”是说她把用宝石镶嵌的飞鸭状头饰斜插鬓边,对自己作了精心地修饰妆点;正如前人所说的“粉黛所以饰容,而睥睨生于淑质”,这两句暗示词中女主角生成奇丽,再加以入时的华饰,就必定产生分歧一般的下场。

句中的“一笑开”三字之妙,妙在它以动态描述打破了静物写生,起到了能将词中的女子从字面上呼出的奇效;而其中“开”字在这里用得尤为精致。 诗词之妙,在于炼字炼句,使一词一句的寄义到达极年夜的丰富;即如这个“开”字,无疑是指芙蓉花开,但其深层意思未尝不成以暗示词中女主人公心底被禁锢的爱之苞蕾正在展放。

接下来的“眼波才动被人猜”这句神来之笔,便为此提出了很好的印证。 常言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个女子美目流盼,如统一弯活动明澈的秋水,其中映照着她心里的与怕人发现自己奥秘的悸栗。

越怕人猜,偏会被猜,这即是的真实;作者捕获到这一真实,用简朴无华的文字适当地默示出来,更添了几分韵味。   下片进一步刻画人物的心里世界,前两句“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是一副较为工巧的对偶句,摹写出这样的情形:幽居深闺的女子,完全被“爱而不见”的与期盼的喜悦所左右,这混杂的豪情化为风情万点,都从她一颦一笑的的脸部吐露无遗;终于她大胆地睁开半张素笺,舞动一只彤管,把满怀、娇嗔与幽怨倾注给自己深深系恋着的人。

结句“月移花影约重来”写的是实况?是希冀?还是幻影?无从考定。 但这确是一幅绝美的活动着的画面:里,花影下,美女双双,倾吐着相依的情话……  这首反应的小令,词语鲜明活跃而不失踪其坚毅刚强。 只要把它放在被封建礼教重重包裹的阿谁时期,只要不带任何世俗偏见,便会发现易安笔下的这个秀外慧中的何等可爱,她对幸福、的又是何等竭诚、炽烈、大胆;从而也会赞叹这首词何等朴素深入、生气盎然。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范文_文学网www.hx55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