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鬼故事:看不见的凶手

鬼故事:看不见的凶手

    我是一名警察,同时我也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几天前,我因为结束了一桩麻烦的案子而得到升迁──我是一名警察,从业几年,第一次拔枪,就杀了一个人。

    而我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妹妹终于等到了适合她的心脏,并且换心手术非常成功。

虽然医生说不能保证她到底能活多久,可她是我惟一的亲人了,哪怕只多活一天,我们也已经是万分感激了。

    一个月之后,意然出院。 她终于如愿回到学校──她还是医学院的高材生呢。     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着,直到一天,有个叫刘回原的驱魂师找到我,而他找我的目的,居然是为了陈浩声,我第一次拔枪杀掉的那个疑犯!    “你当时为什么要贸然开枪?”他质问我道。     “贸然?他当时手里拿着一把刀,房间的角落里,还有一具被戳瞎了眼睛的女尸。 见到这个情景,你让我怎么冷静?”我愤愤不平地说。

    “他对你说了什么吗?”刘回原突然问。

    经他这么一问,我似乎想起了什么:“我是第一个冲进屋子的,他一看到我就冲向我,同时口中还念念有词……”    “他说的是什么?”    我仔细地回想了一下:“‘我已经烧了你,毁了你,你怎么还来找我?’他说完便拿刀朝我刺了过来,于是我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枪……”    “事后你难道没有想过他说这句话的意思吗?”他又问我。

    “事情都已经结束了,我为什么还要去回想那些让我觉得恶心的情景?”我反问。     “结束,你以为这是结束吗?”他严肃地看着我,“不,这也许是一个开始,新的开始而已。

”    我很快就把这个叫刘回原的男人遗忘了。

但几天后,意然的学校却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意然的老师,我的未婚妻死在封闭实验室里,死因是硫化氢中毒。

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的婚礼了,她绝对不可能自杀,可是这个实验室是密封的,凶手不可能杀人后逃离。

    我实在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明明前几天,我们还在构想着我们结婚后的美妙生活,可是现在,一切都毁了。

    她的葬礼上,我意外地看到了那个自称驱魂师的男人刘回原,可只是一瞬间,他又消失了。     我一直在催眠自己,也许女友的死是一个意外。 但几天后,又发生了一件怪事。

    意然的班级去某个湖泊边野餐,其中一个同学溺死在湖中,但他的尸体却被发现在几百米外的树林之中。 尸体刚发现的时候湿漉漉的,仿佛刚从水里捞起来。     意然悲伤得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我很担心,因为意然的心脏经不得任何刺激,一点激动的情绪都可能会让她再次住进医院里。     那个在湖中溺水的男孩,是意然的男朋友。

这个男孩是一名游泳健将,在下水前做了充分的准备,不可能溺水。

而且据现场目击者说,他是突然在湖面消失的,大家甚至以为那只是一个恶作剧……    “意然,我会查出真相的,我会的。 ”我向意然保证着。     意然看着我,她摸着心口,眼里有淡淡的绝望。

她对我点了点头:“哥,我信你。

”    那个叫刘回原的男人又来找我。

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相信鬼神之说吗?”    以前我不相信,可是经过这两件事情之后我信了,我女友和意然男友的死实在太诡异了。     “我希望你能利用你的身份去查一下这几年的案件,有没有与这两件案子相似的。

”刘回原对我说,此时,他更像一个探长。     我点点头。     虽然我并不十分相信他,但这天,我依旧偷偷地进入警察局的档案室,查找着历年来的档案。 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两件类似的诡异案件,而且都没有找到凶手。     我偷偷复印了一份,带出了档案室。

    “这就是你和我说的案子?”刘回原拿着那几页纸细看着。

    “对,第一件案子也是密室杀人。 死者是一名61岁的男性,被发现吊死在屋子里。 但奇怪的是,他脚下没有踢倒椅子,也没有挣扎过的痕迹,也就是说,他是悬空上吊的。

”    “确实很可疑,另外一件呢?”    “另外一件更加诡异。 死者是名54岁的女子,死因是心脏病发。 ”    “这个年纪因心脏病发而死很正常吧?”他看着我。     我笑笑:“她的症状很像心脏病发,但却不是因为这个而死亡的。 ”    “真实原因是什么?”    “当尸体解剖之后,法医发现,她的心脏似乎有些变形,就像被隔着骨骼肌肤狠狠地捏了一下。

”我对他说。

    他沉默了许久,反复地看着手中几页薄薄的纸。

长叹了一口气后,他对我说,“这两位死者,陈明利和王慧,是陈浩声的父母。 ”    我皱了皱眉,那两个死去的人是陈浩声的父母,而我身边两个死去的,也是我的亲人。     而他们,都死得如此诡异。

    “你一定知道什么吧?”    不然他也不会特地来找我。

    “是。

”他犹豫了一下道,“陈浩声是我的顾客,他曾经付了一大笔钱给我,向我打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为什么又会再次出现在这个世界里。

”    对这个,我似乎也来了点兴趣。

    “第一种,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去,他们认为自己还活着。

第二类,是有人因为思念或者仇恨召唤他们。 这两类都是基本无害的,还有就是第三类。

”说到这里,他突然看着我。     我被他的眼神吓到:“第三类?”    “第三类,枉死者。

若死得莫明其妙还好,最要命的是,知道凶手是谁,这一类多数十分疯狂,甚至会伤害到凶手周围的人。

”    “你是说……”我有些迟疑,“陈浩声曾经杀死过人。 不仅仅是他房间里的那个女人?”    “对!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去查一查。

”刘回原对我说。     经过一番调查,果然被我查到一些被掩盖的事实。     陈浩声曾经有一个女朋友,但他的女朋友却失踪了。

不过幸好,陈浩声是一个微博控,我打开他的微博,一条一条地看。

终于,我看到了一条有价值的微博,在他女朋友失踪两天后。

    小爱,我知道你会原谅我的,我是那么爱你,就像你爱着我一样,你不会舍得看着我一无所有的。     下面是一张他们的合照,在一个小树林里。     。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范文_文学网www.hx55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